关键词不能为空

当前您在: 主页 > 七日热搜 >

这十年,媒体用哪些方式纪录了悲情而感伤的往事?

作者:admin
来源:https://www.xiaoweima.com
日期:2019-05-12 10:59
唯一全部幸存班级

北纬31.01° 东经103.42°

69227人遇难,17923人失踪,374643人受伤。

十年前的那个下午成为了许多人再也难以遗忘的时刻。

图片来源:东方IC

“十年了,现在我们过得很好,只是,依然想你。”

新闻是当代史,对于这段心痛的历史,我们将如何怀念?

蓝鲸选取了一些近期媒体关于“汶川十年”专题报道,从他们的文字与影像中去了解这十年,怀念那些人。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

因为那场山崩地裂,很多人的生活轨迹被强行改变,在人生转道的这些年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?有一些纪录片导演用镜头将这些让人揪心又心酸的故事娓娓道来。

以拍中国农村纪录片出名的导演焦波在震后的灾区收了6个小徒弟,他们没有任何摄影基础,只有一个共同点震后孤儿,他给了孩子们每人一个数码相机,教他们去记录灾区的震后生活,而他负责记录他们的成长故事,这一拍就是十年。

不同于媒体中脸谱化的灾区孤儿,纪录片《川流不息》中这几个孩子真实的让人心疼,其中一个孩子拍过不少被焦波称赞作品,但他其实并不爱摄影,“只觉得做能让廖老师开心”;有的孩子则真的因此走上了这条路,甚至曾经登上国际纪录片节的领奖台。

因为地震时正在室外上体育课,他们成为了整个北川中学初中部唯一全部幸存的班级。即将大学毕业的时,在南京上大学的陆春桥决定拍一部片子,看看幸存的同学们在这些年身上发生的事。《初三四班》的故事就这样展开:同学中有《唐山大地震》复刻版家庭,有的人失去了家人朋友……

与这些悲情故事相比,另一个现象则是常规媒体报道中不曾涉足的内容:经历生死时刻的这些少年在社会的极度关爱下,过早的获得了丰富的物质,在巨大的创伤下,他们沉浸在痛苦与虚妄中。

“3年后他们都经历了不甚顺利的高考,很多人感叹,在北川中学的高中生活‘毁了’自己的一生……”《每日人物》写道。

十年前的汶川,无数家庭在一夜之间支离破碎,幸存对于失去孩子的父母来说,变成了一种煎熬。有的父亲地震时没刨出呼救的女儿,以至于直到现在都难以接纳新生的儿子。

腾讯谷雨实验室推出《十年:吾儿勿忘》系列纪录片,讲述的就是“失独”家庭的重生故事。

从震后新闻旋涡中心走出的他们

汶川十年,有一些因地震而被人熟知的他们:撇下学生的范跑跑、地震背妻男等等,从震后新闻旋涡中心走出的他们如今怎么样了?

十年之际,好奇心日报专访了当年在震后引发巨大舆论旋涡的范跑跑,当年扔下学生,他成为全校第一个逃到足球场的人,激怒了处于痛苦中的所有人。

“和其他因为汶川地震一夜成名的人比起来,地震似乎并未在他身上留下什么‘后遗症’,除了短暂的曝光,也没能给他创造更多机会,他仍然是教育界、四川、中学学校……避而远之的标签,就连出书也受层层阻挠。”(《范美忠自命不凡的人生,和他对世界的看法》)
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aoweima.com/1931.html

这十年,媒体用哪些方式纪录了悲情而感伤的往事?的相关文章